上海11选5_上海11选5计划 > 人文 > 书乡

《灭籍记》围绕“身份”讲故事 第一人称叙述者却根本不存在?

2019-05-11 15:10 编辑:TF011 来源:北京晚报

任何一位在当代进行写作的作家,都必须面对一个文学的坐标系,一个以中国本土文学传统为纵向的坐标轴,以包括西方文学在内的所谓世界其他国家文学为横向的坐标轴的坐标系。任何一位当代作家的写作,都不能不同时面对文学的民族性与世界性这样一个重要命题,并且在创作过程中同时融合兼备这两种不同的文学经验。一部当代文学作品,只要真正称得上优秀,就应该是以上两种文学元素有机交融的结果。范小青的《灭籍记》,就正是这样一部以“身份”为中心同时兼容西方现代性与中国本土化传统的优秀长篇小说,思想艺术上的原创性意味特别突出。

作者:王春林

《灭籍记》 范小青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作为一位创作经验特别丰富,业已取得了多方面文学成就的优秀作家,范小青有着多种不同的艺术笔墨。她既可以严格地恪守现实主义的写作原则,同时却也深得现代主义或者干脆说先锋派小说的要领,而且在两方面均有着足称丰富的艺术实践,创作实绩殊为了得。她这一次推出的《灭籍记》,就是这样一部充分运用先锋派叙述方式深切寄寓表现着现实社会关切与人类终极关怀的长篇小说。具体来说,其先锋性集中表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这部小说的魅力首先在于一种虚虚实实的艺术氛围的成功营造,这种艺术设计出现过多次。关于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我个人坚持认为,它们之间的根本区别不过是抵达现实的方式有所不同而已。《灭籍记》所借助于抵达社会现实本质的一种积极有效的先锋性手段,恐怕就是我们这里所集中探讨着的这种亦真亦幻艺术氛围的成功营造。

小说的“第三部分”,范小青竟然极具开创性地设定了一位根本就没有存在过的第一人称叙述者“郑永梅”。能够把一位只存在于概念中,其实完全子虚乌有的“人物形象”煞费苦心地设定为小说的第一人称叙述者之一,自然也就具备了充满想象力的先锋性特质。

深切介入社会现实的及物性,乃是范小青先锋性创作的根本特点所在。实际上,透过那些现代主义的先锋性叙述方式,还原《灭籍记》的主体故事情节就可以发现,作家所讲述的是一个家庭几代人围绕“身份”问题所发生的那些悲欢离合的故事。这“身份”具体到中国社会这一现实语境之中,突出体现在所谓的“房籍”、“档案”以及“户籍”等这些物事上。小说标题“灭籍记”中的“籍”,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做如是解。

更进一步说,范小青格外难能可贵的,是把进入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中国社会发生的很多重要历史事件都巧妙地编织进了郑氏家族一众成员的人生之中。通过郑见桃与叶兰乡,范小青写出了一个时代知识分子的命运。而郑永梅这一人物形象的“无中生有”,乃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特有的社会境况所造就的一种结果,细细想来,其中一种精神分析学色彩的存在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当然,这种精神分析学色彩,主要是针对人性早已被那个时代扭曲变异了的叶兰乡这样女性形象而言的。

与那位单凭着一张纸就已然“存在”于这个时代中的郑永梅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比他长一辈的,他应该叫做姑姑的郑见桃这一女性形象。如果说郑永梅是一位“不存在”的“存在”者,那么,郑见桃就是一位实际存在着的“不存在”者。质言之,郑见桃的不存在,只因为她不小心丢失了自己的档案袋。那么到底是人本身重要,还是能够证明自己存在的那几张纸重要呢?郑见桃的悲惨遭遇告诉我们的,正是那几张纸的重要。从这个角度来说,范小青借助于郑见桃的遭遇表现出的,其实正是现代文明制度对人存在本身的一种异化。

说到郑见桃多少带有一点传奇色彩的人生际遇,最耐人寻味的,恐怕是她到最后被迫变身为“叶兰乡”。我不知道范小青关于郑见桃变形记的构想受到过以上何种因素的何种影响,毫无疑问的一点是,通过郑见桃的不断被迫变形,直到最后变形为叶兰乡的故事,作家在批判性地反思中国当代社会的同时,却也在超越了国界之后的更开阔视野内传达出了具有明显寓言性的现代哲学思考。

范小青所一再重复强调的,乃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诸如此类的一些问题,其实也正是古往今来一直困扰着人类的若干基本问题。从某种终极的意义上说,诸如此类的问题,恐怕永远也不会有标准或理想答案得出。再或者说,思考这些问题的过程本身,也可能正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意义和价值所在。与此同时,伴随着人类社会文明进程的不断演进,这些古老的命题也极有可能转换为新的方式出现。在我个人的理解中,范小青的《灭籍记》这部先锋性色彩非常明显的长篇小说,在超越国族界限的前提下,其实也完全可以被看作是对这些事关全人类的古老哲学命题的一种文学性回应。

从这个意义层面上来看《灭籍记》,则无论是吴正好关于房籍证明的苦苦求索而不得,还是郑见桃因为档案材料的遗失而被迫陷入的不断寻找自我存在证明的种种努力,抑或还是郑永梅这样一位“不存在”的“存在”者,都可以被看做是对诸如“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些古老哲学命题的形象化演绎与表达。

“谁是叶兰乡”开头处曾出现过这样一些不无自我缠绕意味的叙事话语:“我是叶兰乡。”“我不是叶兰乡。”“大家都叫我叶兰乡。”“我知道我必须是叶兰乡。”“以前我也试过,我说,我不是叶兰乡。”“在吃药和承认叶兰乡之间,只有一种选择。”“当然,我选择我是叶兰乡。”“问题是,本来他们并不知道我是谁,是我自己告诉他们我是叶兰乡的。”

说实在话,不要说是范小青,即使是其他更为伟大的作家,也不可能在他的一部长篇小说中使诸如此类的古老哲学命题得到尝试性的解决。能够如同范小青这样,以“身份”问题为切入点,运用先锋性的笔法,将这些事关人类存在的哲学命题,有机地渗透包容到郑见桃、郑见桥、叶兰乡、郑永梅等一众人物充满跌宕起伏意味的命运故事中,就足可以被看做是一部原创性色彩特别鲜明的优秀长篇小说了。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1

上海11选5_上海11选5计划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上海11选5_上海11选5计划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上海11选5_上海11选5计划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上海11选5_上海11选5计划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上海11选5_上海11选5计划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上海11选5_上海11选5计划微博
  • mobile上海11选5_上海11选5计划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上海11选5_上海11选5计划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